登陸 退出

粉彩百年|⑦當代中國粉畫名家作品賞析

前幾期小編向大家介紹了先驅、前輩們是如何將色粉這一畫種在中國傳播、發展起來的,他們的貢獻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時至今日,了解和使用色粉的人越來越多,有許多藝術家繼續著先驅們未竟的事業。在這條道路上有許多繼往開來的耕耘者,本期小編就為大家整理一部分當代粉畫藝術家,讓我們了解他們與粉畫結緣的故事,也帶來他們的代表作品……

 

杭鳴時

 

杭鳴時從小就喜歡畫畫,在父親杭穉英的身邊耳濡目染,影響最大的就是在父親的畫室里看金雪塵和李慕白畫擦筆水彩。而正是這種擦筆水彩的技法,后來成為杭鳴時在年畫、粉畫等創作中非常具有特點的表現技法,這也是杭鳴時從穉英畫室跨出的藝術人生的第一步。杭鳴時認為,由于粉畫特殊的肌理效果,及其色彩豐富,色相飽和,技法多變的特點,因此具有極強的表現力和無可比擬的藝術魅力。色粉筆原料采用礦物質,穩定性強,又不用油或水進行調和,所以不容易變色。而且作畫過程便捷,常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從畫風上來說,粉畫粗細皆宜,具象、抽象均可隨心所欲,自由發揮。只要具有造型的基本功力和色彩的基本知識,就很容易掌握粉畫技法。

 

△ 《泳裝少女》1984年入選第六屆全國美展,評為優秀作品

 

△ 《柯橋夕照》1998年第26屆美國粉畫展金獎

 

△ 《為國爭光》

 

△ 《梅里雪山》

 

△ 《榴開百子》

 

△ 《影后陳云裳》

 

吳烈勇

 

上世紀50年代,吳烈勇小時候,在文化用品柜臺見到小盒的色粉筆出售,旁邊支著李慕白為杭鳴時母親所畫的肖像樣圖。那時,他便被這幅畫牢牢地吸引住了,色粉筆居然可以畫出這樣美妙的畫,在他的心里留下了至今都難忘的印象。1991年,吳烈勇第一次買到了色粉筆,為鼓勵學生試用各種繪畫媒介,在教學中用色粉筆來作示范。色粉筆所具有的色彩表現力,讓他驚喜不已。這時,他才真切地體驗到色粉筆所特有的魅力:便利、快捷、表現力強。由于條件所限,他經常在普通的素描紙和水彩紙上作粉畫,并將色粉與其他材料相結合,體驗多種媒介帶來的創作樂趣。其中最讓他感興趣的是,沒有別的繪畫媒介能比粉筆更接近素描的藝術表現,在繪畫時感受到如此的輕松、自如。


△ 《守望》2004年第十屆全國美展優秀獎

 

△ 《塔吉克少女》1994年入選第八屆全國美展

 


△ 《山鐮》1999年第九屆全國美展

 

△ 《青稞》2009年入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

 

△ 《制陶》2011年入選第屆中國粉畫展

 

△ 《擁抱》2004年入選第五屆中國水彩·粉畫展

 

遲恨非

 

上世紀80年代初,于魯迅美術學院任教的遲恨非,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見到了杭鳴時在進行色粉畫創作,自此激起了遲恨非對色粉畫創作的興趣。在教學中,遲恨非認為色粉畫除了可以用來進行專業創作外,也可以用色粉畫來進行藝術生的色彩基礎訓練。比如因色粉用筆技法與素描的相似性,學生可以輕松地由素描轉到色彩的學習,讓學生有更多的精力放在對色彩問題的研究和表現上,達到更好的教學效果。色粉工具使用的直接性和便利性有利于表現室外光線的豐富多彩。所以用色彩來進行室外色彩風景寫生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 《舞的變奏》2004年遼寧省美展金獎、第十屆全國美展優秀獎,作品由中國美術館收藏

 

△ 《東邊太陽西邊雨》1999年入選九屆全國美展

 

△ 《伏爾加河日記六》2007年入選第八屆中國水彩·粉畫展

 

△ 《陽光沐浴和平》2010年入選廣東省紀念建黨九十周年美展

 

△ 《月光》

 

△ 《姑蘇三月》

 

杜國浩

 

粉畫與其他畫種在藝術創作方法上沒有什么兩樣,只是使用的工具材料不同而已。因此,上世紀90年代后期,杜國浩接觸到粉畫之后不久,便很順利地開始了粉畫藝術的創作。杜國浩的第一張粉畫作品《暖秋》的主角是一位江南老人,這個素材是他帶學生寫生實習時搜集到的。創作過程中他經常會久久地注視著資料照片,在老人那布滿皺紋、飽經滄桑的臉上看到了慈祥、安逸和閑適,同時也看到了老齡化的大都市和沉甸甸的社會責任,由此逐漸確定了創作思路和畫面所要表達的意境和內涵。他在創作的過程中經常要求自己要多動腦子,掌握材料的特性,化被動為主動,這樣才能畫出自己想要的好作品。

 

△ 《暖秋》

 

△ 《潔白的屏障》2004年第十屆全國美展銀獎,并被中國美術館收藏

 

△ 《高原祥云》2009年第十一屆全國美展提名獎

 

△ 《假日都市》2003年中國首屆粉畫展銀獎

 

△ 《惠安女》

 

△ 《吉祥高原》

 

盧衛星 

 

1996年底,在文物保護單位蘇州美專舊址建立的蘇州美術館暨顏文樑紀念館正式對外開放,盧衛星就一直在這工作、繪畫、辦展覽,直到退休。他初出茅廬即一舉成名,和顏文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顏文樑的精髓即是他的人生觀和藝術觀,盧衛星也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談到粉畫他認為,油畫和粉畫的差別不是很大,同樣講究光影、構圖、色彩,油畫主要靠顏料堆積;相對而言,粉畫沒有那么厚,材料的不同,異曲同工,原理基本一致。而且,粉畫用色鮮艷、活潑,非常吸引初學者,畫起來比較自由,不像油畫要考慮油彩的干濕等條件,但是不管粉畫油畫,都需要有西畫素描功底。

 

△ 《漁村》1999年第九屆全國美展金獎

 

△ 《土坡盡頭有人家》2004年入選第五屆中國水彩·粉畫展

 

△ 《小主人》2006年入選第七屆中國水彩·粉畫展

 

△ 《祥》

 

△ 《康巴的云》

 

△ 《村口》

 

徐君華

 

改革開放后,老一輩藝術家顏文樑、劉如醴、連逸卿等推廣粉畫,在百廢待興的艱難時期,他們成立了上海粉畫學會,至2002年由市美協改名為上海美術家協會粉畫工作委員會。于此,機緣巧合,好友的推薦讓徐君華接觸并走進了粉畫藝術的世界。由此,色粉畫也讓徐君華在創作領域開辟了一個嶄新而寬廣的天地。在接下來的創作之路上,徐君華積極探索粉畫技法,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在粉畫筆觸的運用方面,他曾就“醉· 夢”系列的創作談到:“我以為色粉媒介既可以細膩地表現寫實繪畫中人和物的表面質感或肌理,也完全可以表現激情涌動的寫意情節,甚至是抽象形態,只是這樣的表現對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 《醉·夢No.2》2018年第32屆IAPS國際粉畫協會評選(實體)展提名獎

 

△ 《寂寞的小巷之一》2017年第30屆IAPS國際粉畫協會評選(實體)展銀獎

 

△ 《畫家蔣兆和》2018年第33屆IAPS國際粉畫協會評選(線上)展榮譽獎、PSA美國粉畫協會第46屆年度展Salmagundi Club獎

 

△ 《永不褪色的優雅-鄭念肖像》2019年提名第5屆大師圈成員展

 

△ 《百年外灘源》

 

△ 《 通往藍天的臺階》

 

李曉林

 

1997年,李曉林第一次接觸粉畫是通過德加的素描人體畫冊,因被其特殊的魅力所吸引而與粉畫結緣。在他看來,任何畫種,在語言上都會有它們的魅力,同時也有它們的局限。魅力與局限相輔相成,局限用好了就是它的魅力和長處。“我也一直認為技巧并沒有什么太難的,只要大量的實踐,有心人總會自有體會和獲得。而更重要的,是你在繪畫上的態度和所傳達的文化層面的意義。”李曉林說,“我一直向往一種普世的價值觀,關注中國社會現實,關注中國人的精神世界,關注中國底層人物的生活狀態。我喜歡那種和人性有關聯的事物,喜歡那種不可言說的苦澀和凝固的感覺,這種東西能直刺人心。希望自己在色粉上努力找到自己獨特的語言,去說自己想說的話。” 

 

△ 《開采光明的人》

 

△ 《李亮》

 

△ 《藏族婦女》

 

△ 《少年多吉》

 

△ 《驚詫的藏族青年》

 

△ 《澤庫藏民組畫二》

 

龐茂琨

 

大約是上世紀90年代初,龐茂琨就開始把色粉畫作為自己油畫之余的一種消遣方式。“輕松與簡練是我愿意多畫色粉的原動力,由于是在有色紙上作畫,代替了大面積涂染的煩瑣,素描的線條加上色粉的高光和亮團就既能省略很多東西,又能表現出較豐富的內容。”龐茂琨說,這種在輕松中獲得的滿足和成就感,有時甚至勝于鴻篇巨制的苦心經營所得。因為在隨意和偶然中,本我的流露恰恰是不偏不倚、自然而然的,它沒有任務感和負重感帶來的沉重和勉強,而是在簡練和隨意中將氣韻和意念盡情地釋放出來。

 

△ 《沙發上的女人》

 

△ 《彝女之十》

 

△ 《少女之一》

 

△ 《少女之三》

 

△ 《窗外的風景》

 

△ 《典雅的女孩》

 

吳靜涵

 

2015年,吳靜涵開始了粉畫創作的道路。與油畫創作相較而言,盡管吳靜涵涉足粉畫的時間十分短暫,但他在吸取油畫創作經驗的基礎上,逐步形成了自身粉畫創作的繪畫語言。粉畫在對人物的塑造上豐富微妙,吳靜涵運用色粉畫了很多肖像作品。畫面中“主角”的情緒完全被吳靜涵捕捉到,他用色粉筆將它們永遠留在了畫面里。無聲的畫面中,透露出作者對人生的思考。從油畫到粉畫,吳靜涵在繪畫的道路上不斷突破自我,給我們帶來了一次次驚喜。 

 

△ 《仰望的目光》2019年入選第十三屆全國美展

 

△ 《錯位 蒙版》2017年第19屆美國粉畫雜志Pastel 100在線大獎賽人像類第二名

 

△ 《錯位 花裙》2017年第45屆PSA美國粉畫協會年度展Savoir Faire獎

 

△ 《時光的衣襟》2019年第47屆PSA美國粉畫協會年度展中獲創始人獎

 

△ 《灰衣蘿莉》

 

△ 《逆光》

以上資料部分來源于網絡,如有錯誤歡迎指正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